橘子洲: 一个人一座洲

作者:时间:2018-11-09已有:0个人访问

  1959 年6 月24 日,毛主席乘专列从武汉到长沙。到湘江游泳, 在橘子洲头休息时,毛主席对陪同的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说:“小舟,你到过长沙没有?” 当时大家都不理解。主席又说,“三国时代,长沙就是从这个洲( 橘子洲)取名的, 岂不是没到过这里,就没到过长沙吗?”摘自: 李强/《深切怀念毛主席》

他之名:橘子洲“大”起来

    一切只因有他的名字,湘江中横卧的橘子洲才大起来,亮起来,直到被人称为“天下第一洲”。是的,橘子洲形成的历史很古老。
    在橘子洲尾傅家洲东南隅,考古工作者很早就发现四五千年以前,这里就有父系氏族公社保存火种的火坑遗迹。
   最初的火光,让橘子洲在历史的清波里映下最初红色的火苗。
    后来橘子洲的名气开始大起来。
    今天从岳麓峰顶,用一双穿透历史的眼光抚摩青青橘子洲。
   洲尾虽是名头响亮的“潇湘八景”之“江天暮雪”所在。
    然而,考察所谓“潇湘八景”,似乎只是让景点更景点。
    北宋著名书画家米芾在《潇湘八景图诗序》中最末也承认,在长沙当闲散小官的他,购得李
营邱所绘的潇湘八景图,拜石余闲,虽逐景撰述,而八景图,不过是让“主人以当卧游,对客即如携眺”矣。

    今天的橘子洲中部,能留给今人的历史遗迹,为洋人会所、名人公馆。而名人公馆不过为金屋藏娇处,不过给今天爱好八卦新闻的闲散文人,添油加醋出什么香车美人的故事而已。
    而橘子洲头,却曾有一个人在八十多年前,一个人独立寒秋,在冰冻的霜天中,不仅“想望透黑夜看中国的黎明”,更勇敢地付诸行动,从脚下出发,像夸父一样勇敢地打着火把去追赶太阳。
    又是橘子红了的季节,橘子洲作为“天下第一洲”的“物质”雏形新近初显。
    而其实,橘子洲,自从有了他,在灵魂上,早就铸就“天下第一洲”的大洲风范。
    而今天的橘子洲,也始终承载着伟人赋予一个大洲的光荣大梦,在时代的波浪中,总破浪前行。立在橘子洲头,人们眼中总被滔天白浪,撞击得热血沸腾。
    置身洲外,又会觉得橘子洲就是盗取火种、追赶太阳的巨人留给长沙的一个巨大脚印。
    是他的名字,使橘子洲在历史的重新审视中,大起来,亮起来。
    是他的名字,使一座橘子洲的气“壮”起来。

他之诗:橘子洲永久铭记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太有名了, 以上出自毛主席写于1925 年的《沁园春· 长沙》一词开篇。但凡长沙人,因本土地域文化,无不受其影响。
    李锐在《早年毛泽东》一书中说,“1917 年,毛泽东主持学友会时,参加游泳部的同学达八十多人。他和朋友蔡和森等人,秋凉时节,仍敢在湘江中游泳。暑假更结伴在水陆洲尾游泳,游泳后就在沙滩上或坐或睡或赛跑,兴之所至,随意漫谈,他们的身体沐浴在流光晚照之中,他们的心却驰骋在人生的战场上。”
    有人称“共泛朱张渡,层冰涨橘汀”为毛主席写橘子洲的最早诗篇。经查,此诗为罗章龙所作《初登云麓宫》一诗,诗前有小序说:“1915 年岁杪,雪后与润之共泛湘江,经朱张渡游岳麓,遂登云麓宫。”
    风起绿洲吹浪去,雨从青野上山来此诗句出自1955 年10 月《七律·和周世钊同志》,全诗为:春江浩荡暂徘徊,又踏层峰望眼开。风起绿洲吹浪去,雨从青野上山来。尊前谈笑人依旧,域外鸡虫事可哀。莫叹韶华容易逝,卅年仍到赫曦台。
    此前,即1955 年6 月周世钊作有《从毛主席登岳麓山云麓宫》一诗:滚滚江声走白沙,飘飘旗影卷红霞。直登云麓三千丈,来看长沙百万家。故国几年空兕虎,东风遍地绿桑麻。南巡已见升平乐,何用书生颂物华。
    据考证,毛泽东诗中的绿洲即橘子洲,同时,周世钊的诗作正作于1955 年6 月20 日。当天上午10 时30 分,毛泽东横渡湘江,在橘子洲头前稍歇,然后坐船入赵洲港,并与周世钊登岳麓山。周世钊为此记有日记一篇《难忘的一天》并作此诗。
    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此诗句出自1961 年《七律· 答友人》一诗。全诗为:
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斑竹一支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友人当指周世钊、乐天宇、李达,诗中长岛,指橘子洲,为历来注家观点。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长沙水的说法有两种,一指白沙泉水,一指橘洲前的湘江水。
    据载,1956 年5 月30 日, 毛泽东在猴子石下水,畅游到水陆洲后,登岸休息。此次畅游湘江是此后6 月1 日至3 日,在武汉三次横渡武汉长江的预演,毛泽东横渡长江后写了《水调歌头·游泳》一词,开篇即“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
    1957 年《新湖南报》上严东和鲁林撰写的《毛主席游泳散记》中载:( 毛主席在猴子石游湘江前,先在船上午餐)“船上带去的半担自来水喝光了,炊事员就从江上提水烧给毛主席喝。喝着故乡的水,毛主席说:‘湘江的水真好!’”该文作者鲁林( 即俞润泉) 在《文史拾遗》总第三辑说,由此可知,长沙水指的就是湘江水,并且是橘子洲头前掬饮的湘江水。

他之照:橘子洲定格伟岸

   目前,已公开发表的伟人毛泽东与橘子洲的合影共有两帧。
   在毛泽东身边工作过的中南海警卫处长沈同在《毛泽东回湖南纪实》一书中说:“主席每年在外地视察时间至少在三分之一以上,但不发表消息,不带记者,只是按保存资料的要求,带一个摄影师,拍下许多工作、生活照片,但发表的很少。”
    橘洲小学生和毛主席在一起
    这张相片早经公开发表。在我的记忆中,1988 年前后,当时在橘洲公园内的西区党校进门显眼处即曾悬挂有放大的这张相片。当年的西区党校正是昔日的橘洲完小( 或称牛头洲小学)。
    这张相片摄于1959 年6 月24 日下午。橘子洲学校的师生曾经把这个日子视为全校无限光荣的节日。当天下午2 时,毛泽东登上8201 号轮船,在江心入水,当时正值汛期,江流湍急,陪泳者为省体育学院游泳队员。游到洲旁,从杂草丛生的小径中,身披蓝白条浴巾的毛主席登上橘子洲,并且念了长沙著名的联语:“常德德山山有德,长沙沙水水无沙。”在一户农家门前的长凳前主席就坐。洲民蜂拥而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上前敬茶。和长岛大队第一生产队队长握过手后,走到第一生产队办的食堂里,看过和问过后,夸奖食堂办得不错。走出食堂,毛主席询问社
员们的生活,看到地里种的豆角和苋菜,他称赞种得好……当时,橘洲学校的师生正在上劳动课,两个学生去喝开水,看见毛泽东,马上大声欢呼,“毛主席,毛主席来啦。”橘洲小学的师生听到喜讯,都急忙向毛主席身边跑去,“人们簇拥敬爱的领袖,就像葵花向着太阳。大家凝望毛主席和蔼可亲的笑容,眼睛也不眨一下,生怕错过即使是一刹那的功夫”。毛主席微笑着问站在身边最近的一个女孩子:你们上什么课。她答说,上劳动课……
    据长沙市公安局原水上分局派出所所长尹源泉的说法,一个中年妇女让毛主席去看她饲养的大猪,学生围在毛主席身边的越来越多,“当时的校长急中生智与工作人员交涉,请毛主席到学校去看看,毛主席听后说‘好,好’,于是学生全体回到学校,整齐欢迎毛主席的到来,并合影。”   

资料来源:《毛泽东回湖南纪实》,特此鸣谢。
    毛爷爷猜不着他手上的东西
    其实在橘洲小学合影前,毛主席曾与橘洲的居民合过影。
    1956 年5 月30 日下午1 时,毛泽东在长沙,畅游湘江,算是为6 月1 日至3 日三次横渡长江作准备活动。下午2 时后,毛主席登上涨水的橘子洲。
    据为毛主席摄影师的侯波撰文回忆,她作为摄影师,摄影前,都要跑在前面。只有跑在前面,才能回头为主席照正面相。
    侯波说,毛泽东游泳是先坐船,船行到深水处时,再下水。
    她说:“我不会游泳,只能捧着相机守候在岸边。毛泽东往下游泳,我也跟着走。”这时发生了一件尴尬事,“岸边有个粪池子。南方就是这点讨厌,粪池子总是和地面水面平着。不仔细辨认不出。我只顾追踪毛主席,结果扑通一下掉进粪池子,幸好不深,爬出来跑到河里去洗,湿着洗要比干了再洗,容易洗干净。刚洗好,看到毛泽东要上岸,我立刻又赶在前面去抢镜头,当
年我们的工作热情就是这么高。”

    侯波说,毛泽东上了岸,披着一件浴衣,踩着稀泥走。满腿是泥,浴衣下摆也全拖了泥……毛泽东顺路走到一户人家门前……一名卫士借来把椅子请毛泽东坐下歇歇。娃娃们围着毛泽东看热闹,毛泽东逗一个小娃娃。小娃娃不知道拿了个什么东西,毛泽东问:“‘给爷爷看看好吧?’那孩子鬼机灵,双手捂得紧紧的,往上一举:‘你猜不着!’”
    侯波回忆道:“多好的画面!咔嚓,我又按下了快门。你瞧。毛泽东腿上不是糊满泥了吗?浴衣下摆上也全是泥。他和娃娃的神态都是那么自然、朴实。若不是睡衣‘现代化’了一些,真可以说是‘农家乐’了。”毛主席此次登洲,次年《新湖南报》刊有《毛主席湘江游泳散记》一文。文中记到洲上居民王玉林面对毛主席对他家庭人口状况的基本询问,激动得只能说出“托毛主席的福”一类的感激话。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
文章来源:

相关内容

标签模板不存在(ID=13)
写评论已有0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湖南经济报无关。湖南经济报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