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打群架湖南13岁弑师少年:杀人后夜夜被噩梦惊醒

作者:时间:2019-04-06已有:0个人访问

 迷失的少年

案发后这几天,刘风与赵宁的班主任都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们始终想不明白,平时并不是十分叛逆的孩子,怎么就能杀了人呢?

刘风出生在一个二婚家庭。父母婚前,父亲已经育有一子。在刘风和邻居们的记忆中,这个家庭组建之初曾有过令人羡慕的生活。上小学时,刘风读书很用功,家里至今还摆放着他获得的各种奖状。

除去读书好,曾经很善良也是邻居们对刘风的评价。住在刘风家北边的一位邻居记得,五六年前的夏天,她晒了几筐豆子、花生在屋前,夏雨来得很快,刘风发现她不在家,便把所有豆子都端到屋前的廊下。“他做了也不吭声,我夸他,还怪不好意思。”

朋友刘磊和刘风同在廉桥镇一中就读。刘磊记得,刚上初一,刘风曾坚定地说他要考好大学,当时他表情骄傲,还说“有一天,我要比你们都出色。”

接受采访时刘风承认,从小到大,妈妈常对自己说“好好读书,不要成为和爸爸、叔叔一样的人。”他也一度相信,用功读书,是自己对抗与摆脱家庭阴影的唯一方式。

不过刘风的努力没有坚持下来。贫穷、绵延的家暴和镇上缺少父母教育的留守儿童群体,让刘风逐渐迷失。

刘风的家里很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仅靠父亲开三轮摩托维持生计。五口人挤在一爿红砖房里,屋子里还是泥地,红薯、萝卜杂乱堆在桌边,是村口最寒碜的屋子。

再嫁的母亲没有工作,不受公婆喜爱,家里常吵架。

刘很多年没有叫过“爷爷”、“奶奶”。“他们打妈妈,赶妈妈走,还说我是野种”。他说,他也不太喜欢爸爸和叔叔,爸爸“曾经进过监狱”,叔叔因为诈骗至今还在监狱里服刑。

说起童年刘很失落。“没有朋友,不止一次听到村里的家长教训孩子,离自己远点。”他说,上小学时自己最大的愿望是,不要成为爸爸那样的人。

 父亲、游戏与困惑

在刘风身边的人看来,这位曾经立志考大学的少年,似乎从初一下学期开始变坏的。期间主要原因是父亲的家暴和自己沉陷在游戏当中。

“和同学打架打破教室玻璃、几乎从不写作业”,刘的一位老师说,即便找来家长,他爸妈特别是母亲也不责怪孩子。

“妈妈对我比较宠爱,小时候他们都惯着我,犯什么错误都不批评。”刘风说。

相比母亲的溺爱,父亲对刘风的教育选择了暴力。

刚上初一,刘风因为在班上吵闹,被找了家长。回家之后,父亲先是把他打得手、脸破裂,接下来又把他的书包扔出了家门。刘风的班主任唐老师记得,三年里,他多次看到刘风鼻青脸肿去学校上课。

不久前,唐老师晚上看见刘风还在大街上晃荡,于是打电话叫他父母领孩子回去。两人很快来了,下车就开始吵,“妈妈指责爸爸只知道打,爸爸指责妈妈只知道骂,吵了半天,孩子跑了,一晚上也没回去。”唐老师回忆。

上了初中以后刘风开始喜欢一款网络枪战游戏,在游戏中玩家被赋予了强大的杀人武器。游戏的规则很简单,杀光自己的对手。

刘说,“喜欢游戏,是因为赢了之后会有一种荣誉感,输了之后也没有关系,还想再来一盘。”在平常生活中,他已很少能体会到这种光荣。

在游戏里,刘风名叫“旧城半爱”,是一个在线时间超长且拥有昂贵装备的玩家。

“他的好胜心,都用在了打游戏上面。”他的朋友刘磊说,这个游戏很烧钱,刘风又没有钱于是就去偷。

对于刘风的盗窃,村子里的人并不陌生。他们说,村上的商店经常丢东西,大家都揣测是刘风干的,不过很少有人去说。一位村民说,刘家人很凶,早年刘风同父异母的哥哥偷了邻居十块钱,邻居找上门,却被他父母骂了回去。

刘风所在的中学是一所典型的农村中学。全校2032名学生,至少有1200位留守儿童。

“这些孩子很难管。”校长赵家辉说,校门口常有15岁左右的大孩子成群结队堵着,敲诈更小孩子的钱。对于这些行为,学校“打不得,骂不得”,只能报警。

10月21日下午五点,记者进入学校,见到很多孩子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抽烟,一位学生邀请记者去围观初三学生打群架,理由是“天天都有,让你见识一下,很好玩。”

“暴力是解决问题的主要手段。”他说,自己曾看到同班同学拿着刀追到别人家里。女生之间也有斗殴,女生的衣服被撕烂,头发被大把扯下。

“他们中大多是留守儿童。”赵宁班主任说:“教育好一个孩子需要很多年,而变坏,是瞬间的事。”

一个月前,刘风又一次盗窃。这次刘的父母把他送进了公安局,在公安局刘看见父母当着警察面放声大哭。“不是给我求情,而是警察说我不满十四岁他们也没办法。”从公安局回去之后,刘风的父母决定停掉刘风原本一天五块的零用钱,没钱玩游戏成为刘风最先要解决的问题。

“抢了李老师的钱后,原本打算把她放了。”刘风说,决定杀死李老师是因老师喊了一句话。

“救命”

10月18日,李桂云高喊了一声“救命”。刘风慌了。“怕她报案,把警察叫来,那样我就什么都没了。”

“我用剪刀吓她,在她的脖子上划了一刀,然后一直掐着。”刘风回忆。

新廉小学一位看过审讯笔录的老师说,笔录显示:李桂云求饶时,赵宁、孙力两人一度心软,不想再打了,而刘风安慰两人:“打她没关系,我们反正是小孩,不会坐牢的。”

见面时,刘风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他确实模糊记得,看电视时了解到未成年人不需承担刑事责任。

刘风回忆,三人曾商量把老师埋了,最后因为没有力气挖坑而作罢。最后,他们把李老师的房门反锁,拿出了大门钥匙,又从外面把学校大门锁好。

做好一切后,并未逃走,而是坐公交到了县城,在宾馆开房,又到了网吧。

首先意识到李桂云出事的是她的嫂子。她说,在寻找李桂云的过程中人们透过窗户发现室内物品散落一地。接下来,冲进房间的人们在床下找到了浑身是血的李桂云。

警察赶到现场的时间是下午六点。现场情况让民警一度认为作案人较为老练,“犯罪嫌疑人都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实在不可思议”,邵东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警方破案源自对周边群众的走访。据廉桥派出所的所长说:通过走访学校周边群众,有人说看见三个孩子翻围墙,其中有一个小孩叫孙力。获悉这一线索后,警察第二天早上找到了去上学的孙力,最终锁定他们还在网吧。

邵东警方提供的一段抓捕视频显示,刘风被抓获前仍在打游戏,直至警察把他按在桌上。被控制时,刘没有反抗,顺从地走出网吧。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学生打群架

(责任编辑:)
文章来源:
写评论已有0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湖南经济报无关。湖南经济报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