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花益阳常德等地都出现大米加工企业停工现象

作者:时间:2018-01-07已有:0个人访问

三、

只要是湖南产的大米,不管镉超不超标,就是不要。这让彭佑林很受伤。事实上,受镉超标事件影响,还不仅仅是湖南益阳,在湖南常德等地,也都出现了大米加工企业停工现象。由于大米卖不出去,大米价格大幅下降。现在正值春耕季节,在部分水稻产区,农民甚至不愿意再种水稻了。

常德市汉寿县也是湖南省水稻种植和加工聚集地,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里的加工企业也是处境艰难。常德市金穗优质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童晓华告诉记者,他的工厂是湖南省的产业化龙头企业,年生产能力是17万吨,但是目前他的三个厂区,都处在停工和半停工状态。童晓华告诉记者,今年铁定要亏损,如果形势继续恶化,下半年乃至明年的粮食加工都会受到影响。金穗优质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童晓华说:“往年这个时候忙着搞订单建设,今年农民种子收购合同是在30万亩左右,而现在来说我们农业来说,因为我们没有底气签这个合同,如果销不出省外,这个合同就不敢签。现在还不敢签,现在销不出去怎么办,农田谁来处理,给政府也会带来很大的包袱。今年到现在为止一亩都没有签。”

湖南金德米业有限公司也是汉寿县当地最大的大米加工企业之一,公司董事长苏俊德告诉记者,去年刚刚投资一千多万元改造生产线,但是他的米厂现在基本上处于停产状态。苏俊德告诉记者,省外销售不出去,省内市场必然饱和,就会导致大米价格下降,形成恶性循环。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无论是在益阳还是在常德等地,从三月份开始,大米价格已经出现了大幅下降。

现在正值春耕季节,大米价格一路下跌,米商又不敢跟农民签来年的订单,这对于种田农民究竟有怎样的影响呢?益阳市赫山区兰溪镇,既是大米加工基地,也是当地的水稻主产区。兰溪镇村民曹应文,去年承包了250亩水稻,但是到现在,这七八十吨稻谷还没能卖出去,堆满了好几个屋子。兰溪镇村民曹应文告诉记者,自己不想卖的原因是想捞一点价,自己一共投入了20多万,如果自己按一块三块的话,还要亏本。亏上五六万块钱。看今年这个行情,去年产的这些稻子肯定是要亏本。

采访中,不少种植户告诉记者,今年水稻肯定不会像往年种的那么多。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农业局局长李新华告诉记者,就他们区来说,目前究竟有多少农民少种或是弃种水稻,还没有一个具体的统计数据,但是现在的大米行情,肯定会影响农民积极性。

四、

目前由于镉污染造成的撂荒情况还很难统计,但如果镉污染继续发酵,结果将很难预测。湖南省是全国最大的水稻主产区。2012年湖南省水稻播种面积6142.7万亩,占全国水稻面积的13.5%;2012年水稻产量2631万吨,占全国水稻产量的12.9%。那么湖南大米为什么会镉超标?镉超标到底有多严重?土壤关系着食用大米的品质,水稻自身独特的 “基因”使得它对于镉污染的吸附作用明显强于玉米、大豆等其他的农产品。镉食用过量,会对人体的骨骼、肾脏造成危害,发生“骨痛病。那么湖南大米的镉究竟来自哪里呢?

记者了解到,从三月初广东媒体爆出湖南部分大米镉超标事件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半月时间,湖南大米滞销导致的大米生产企业、流通企业经营困难的情况依然还在发酵。湖南佳佳粮食购销有限公司总经理蔡达明说:“像我生产单位,它解决不了,我们加工单位解决不了,这个事情发生这么久,没有单位出面没有相关部门包括我们那个湖南市政府,包括粮食局,技术监督局农业局这些出面解决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湖南省益阳市佑林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彭佑林说:“我们也向上反映了。层层反映,但是到现在没结果。”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农业局局长李新华说:“现在引起省乃至国家,应该及时消除这个影响,如果这个影响不消除的话。那国家粮食安全以后粮食生产那是难上加难。”

湖南省农业资源与环境保护站站长尹丽辉告诉记者,湖南大米镉超标的情况确实存在,但是镉超标大米应该还是占少数。至于镉超标的原因,他认为还是和产地重金属污染有着直接的关系。湖南省农业资源与环境保护站站长尹丽辉说:“湖南本质是个大米之乡大省,另外一个有色金属之乡。这两个合并在一起,就形成了湖南产地的背景。特别是带来了污染,特别是湘江这一代,这是一个现实,这是多年形成的。至于说分布在哪些地方,现在的情况,特别是各矿区这是毫无疑问的。”

尹丽辉承认存在镉超标的情况,但他认为,这也与我国现有的大米镉含量标准过高有直接关系。我国于2005年10月实施《食品污染物限量》强制性国家标准,规定白米中的镉含量最高不能超过0.2毫克/千克。而国际通行标准是,大米中镉含量不能超过0.4毫克每千克。记者了解到,我们国家大米镉含量标准高于国际通行标准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国家人均大米使用量,要比其他国家要高。湖南省农业资源与环境保护站站长尹丽辉说:“我们也不去否认,因为说农民以大米为主食的国家,我们也感觉的到,欧盟那些国家那些地方,他们也是有他的道理了。所以我是那么想,我个人认为能不能够在国家优质米实行个人的标准,一般的米实行国际通行的标准,我认为这都能说的过去,就把这个问题缓和下来。”

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说:“我们现在水稻比如说0.3按照实际卫生组织和日本、台湾的标准来看,根本就不是污染的,或者说没有这个健康风险。但是从我们国标来讲,你已经超了那么多。然后就被误导为这已经是镉大米了,其实这个跟镉大米跟镉危害,跟毒害差好远。从科学上讲,这个0.2肯定也不是健康风险水平。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做,我也跟农业部汇报过,我们可能接下来就是把这个事情,作为我们一个研究的来做这是一个关于标准问题。”潘根兴,南京农业大学教授、农业资源与生态环境研究所所长、土壤学国家重点学科带头人。早在几年前,潘根兴就对于全国土地重金属污染,以及重金属污染对于农作物影响情况进行过专门调查,潘根兴表示,很多省份土壤重金属污染情况日益严重,是不争的事实。他呼吁降低大米镉含量的国家标准,更希望相关部门加强污染的检测和治理。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说:“污染是一定要控制,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做的一个工作就是我们这个的大坝一样,我这个大坝要加高。同时我这个大坝要捆住这些东西,不要被放出来,那么这个是我们政府要做的事情,这也是我们几十年,一直忽视的或者说在经济发展中,我们一直没有努力的就是把这个环境保护这个跟上去的,我觉得现在我们亡羊补牢还来得及。”

潘根兴认为,对于一些已经存在重金属污染的区域,可以边生产边治理,现在已经有技术能够控制土壤中镉的活跃度,从而降低水稻对镉的吸附量。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说:“我们现在正在做就是把秸秆做成生物制态,我这里头有一些例子,就是把这个做成生物制态他是碱性的,然后我这个东西又回到土壤里头,然后可以提高PH,皆是把酸性变成中性可以到七点几,那么这样的话,镉的那个移动性就是可以被植物吸收的不是降低了几倍,降低了几十倍,甚至几百倍,那这样我这个原来土壤的镉虽然很多,但是最后到子粒里头,我们吃到的他就会比较少。”

尹丽辉告诉记者,这次的湖南大米镉超标事件,对于湖南来说,是一次严重地警示,现在农业部以及湖南省,正在研究解决办法,降低这次事件对于湖南大米加工以及水稻种植的影响。湖南省农业资源与环境保护站站长尹丽辉说:“农业部有一个方案,150亩取一个样,一对一取个样,产地被污染和农产品的污染有时候有些品质不一样,相关性也是值得研究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搞明白了这个以后,再对产地进行分类管理,深度的污染我们实行改制,污染的地方是比较小的,我们甚至可以改土,实在不行面积太大了,我们可以实行种经济作物进行调整。”

五、

大米镉超标,一方面我们需要科学研判我们的指标是否合理,另一方面我们更需要深入反思我们的环境污染问题。镉超标大米,是由于土壤被污染,而水稻对镉的吸附能力很强所导致的。为此,必须加强对土壤的监测,及时发现问题,不要等农民辛辛苦苦种出粮食,却因为有毒而要销毁。如果没有前期预防和监测,镉超标大米或其他重金属污染的大米,还将层出不穷。我国对耕地的保护一直强调18亿亩的红线,这是数量上的要求。这些年,一些地方同仅水和空气被污染,土壤也被严重污染。镉超标大米警示我们,保护耕地,必须数量与质量同等重要,不可偏废,而且时不我待。

[上一页] [1] [2]

(责任编辑:)
文章来源:
写评论已有0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湖南经济报无关。湖南经济报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