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思己过年轻人为何宁愿送外卖也不想去工厂?

作者:时间:2019-05-20已有:0个人访问

制造业工厂一线工人流动性大,往往是“招八百走一千”,大型工厂几乎全年在招聘。最近这几年,不管经济如何变化,制造业工厂的招工荒愈演愈烈,可以说“以前是老板挑工人,现在是工人挑老板。”现实的情况是,月薪万元,还是招不到人,而年轻人宁愿送外卖也不想去工厂。制造业对年轻人的吸引力越来越弱,难免有人要矫情一句“这一届的年轻人大概太任性了”。有个现象确实值得警惕、更值得反思,比如美团2018年发布的《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显示,美团外卖骑手多处在青年阶段,80、90后为骑手群体的中坚力量,占比高达82%。值得注意的是,31%的骑手上一份工作正好是产业工人。制造业工厂里月薪万元还招不到人,乍看起来,这是“灵活就业”完胜了“固定就业”。很多人想不通:有个遮风避雨的稳定工作,为什么还要风里雨里为外卖奔走?只是,年轻人不是傻子,性价比仍是职业选择的核心考量。被媒体和舆论说得天花乱坠的“月薪万元”,大概有点像电信企业整改之前的“不限流量”宣传:一则,这个“月薪万元”是个理想状态,或者说能拿到这个月薪的只是凤毛麟角,大多数产业工人的薪资水平,大概也就在当地平均工资以上一点。二则,要拿到“月薪万元”,绝不是八小时工作制就能实现的,“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月休一天”这样的生活,大概是很多现代年轻人不能接受的。再说,“每天都在灰尘堆积的环境里拼命不停劳作,吃饭都是在岗位上吃而且饭后无休”等工作状态,怕是也说破了“有毒的月薪万元”这个残酷现实。抽象的“月薪万元”,并不能描述制造业年轻工人的生存状态。当他们蜂拥向外卖等服务业的时候,要反思的不是求职者的趋利选择和市场规律,而应该是制造业劳工的权益保障和福利待遇。送外卖的岗位被青睐,送快递的行当也是热火朝天。《2018快递员群体洞察报告》显示,中国快递员数量已经达到300万,从年龄来看,80后是快递员大军的主力,90后紧随其后且占比提升显著。当稳定薪资叠加上“上班时间灵活、收入有保障、时间自由”等优势之后,制造业工厂岗位的性价比便高下立现了。说这些的意思,当然不是鼓励所有年轻人去服务业中流击楫,而是制造业不能像个不讲理的“怨妇”一样只看到年轻人势利的选择。一方面,提高劳动力价值、提升制造业福利保障,这早已是当务之急;另一方面,改善工作环境、关爱精神生活,让制造业真正享有“职业尊荣”也是不容规避的话题。国家统计发布的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省内流动农民工占比增高,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比重为29.9%,比上年下降0.6个百分点。离家更近些、生活更稳些,年轻务工者或许也会有这样的求职偏好。年轻人为何宁愿送外卖也不想去工厂?这个问题的分析,完全可以回归于职业选择的基本规律之上。不要怪年轻人矫情,也别怨外卖行当吃香,制造业如果真能“静思己过”,就该从“月薪万元”的幻觉中抽离出来,真正为打拼在制造业的年轻人做点实事吧。最后说句题外话,还有个客观现实也是大势所趋:服务业在三产中的占比越来越高,制造业机器人化越来越成熟,于此语境之下,产业工人的绝对数量与日俱减也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坏事。文/邓海建

(责任编辑:)
文章来源:
写评论已有0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投资理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湖南经济报无关。湖南经济报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